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博信息 > 辽博快讯

【一方碑志 一段故事 】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


编者按:

       碑志是我们解读历史,感受文明、欣赏艺术的珍贵文物。从今年国际博物馆日开始,我们陆续推出“一方碑志,一段故事”专题,为您讲述一段段难以言说的历史……上一期,我们一起分享了庆陵与辽代帝后哀册的故事,今天我们来说说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的故事


       契丹文是辽代为记录契丹语而创制的文字,分大字、小字二种。契丹大字于神册五年(920)春正月,秋九月制成便颁行天下。《新五代史》“四夷附录”记载:阿保机多用汉人,汉人教他用隶书之半,增损作文字数千,以代刻木之约。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下令由耶律突吕不和耶律鲁不古参照汉字创制的,是中国少数民族中间世最早的汉字系文字。契丹大字制成后,受到很多契丹人(大多是上层人士)的欢迎。契丹大字是参照汉字制成的,沿用了汉字的横平、竖直、拐直弯的书写特点,并借用了一些笔画简单的汉字字形,如“仁”、“来”、“田”等。这种借用的汉字字形只有少数保留了汉字的音和义。契丹大字记录的契丹语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可能和今天的达斡尔语比较接近。但是契丹大字应用并不广泛,而且由于辽对外实行严格的“书禁”制度,所以几乎没有流传下来。契丹小字的形成年代略晚于契丹大字,由太祖弟迭剌创制,是一种拼音文字。两种文字同汉字并行于辽朝境内,主要用于刻记功碑、著诸部乡里之名,写外交书函,刻符牌,写诗,译书,考试等领域。


       辽灭金兴,尽管金朝创制了自己的女真文字,但契丹文字仍通行于金朝的前半期,一直沿用到金章宗明昌二年(1191)十二月“诏罢契丹字”。从此,契丹字逐渐被遗忘,到了明清以后已成为一种无人能通晓的死文字。


契丹大字  耶律耶律延宁墓志(契丹文部分)


契丹小字  道宗皇帝契丹文哀册


       辽圣宗、兴宗、道宗三位皇帝及其皇后埋葬在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白塔子(辽代庆州故址)东北二十余里瓦林茫哈(蒙古语“瓦砾滩”之意)的辽庆陵。民国初年,盗墓成风,当地土豪廉某想从古墓中获取金银,挖开了辽庆陵。当时在热河传教的比利时神父凯尔温(L.Kervyn汉名梅岭蕊)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赶往现场,进行了实地考察。1922年6月21日,凯尔温在三陵中的一个墓穴里掘得刻有文字的石碣四方,其中两方汉字,两方契丹字。因为他不谙捶拓之法,雇人用五日之力逐字抄录石碣上面的文字,并将原碣置于原处以土盖之。这就是最初发现的辽兴宗皇帝及其仁懿皇后的契丹字哀册。


       失传几百年的契丹文字在辽庆陵重见天日,引起了学术界的轰动。当时不少学者纷纷寻觅拓本,对契丹文字进行介绍、考订、释读,从此在学术界产生了一项新的课题——契丹文字研究。


       庆陵帝后哀册问世不久,当时沈阳满铁医院的医生日本人山下泰藏在1935年10月刊行3的《蒙满》上登载了立于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城南十里的十家子村的《大辽大横帐兰陵郡夫人建静安寺碑》的拓本照片,并提出其上面的文字有别于庆陵哀册。嗣后,1939年又发现《故太师铭石记》,1951年在辽宁省锦西西孤山出土了《萧孝忠墓志》,这是首次刊布于世的契丹大字原始资料,在契丹大字研究史上有重要意义,但遗憾的是当时都没有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后来这种契丹字资料陆续出土,经过一段时间的激烈争论,学术界基本判明庆陵式契丹文字为小字,《大辽大横帐兰陵郡夫人建静安寺碑》或西孤山式契丹文字为大字。迄今发现的契丹大字资料有10余件,字数约有2万,但受制于大字本身的表意性质,学术界对其研究尚未达到令人能满意的程度。


       《兴宗哀册》和《仁懿哀册》面世之后,在辽朝境内先后又发现或出土了许多契丹小字原始资料。如《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道宗皇帝哀册》、《宣懿皇后哀册》等。此后,又出土了《萧令公墓志残石》、《萧仲恭墓志》、《故耶律氏铭石》、《许王墓志》等。1980年代以后,在中国境内陆续出土了更多的契丹小字资料。如《耶律仁先墓志》、《律宗教墓志》、《海棠山墓志残石》、《金代博州防御使墓志》、《泽州刺史墓志残石》、《耶律迪烈墓志铭》、《耶律弘用墓志》、《耶律智先墓志》、《耶律奴墓志》等。据不完全统计,已发现契丹小字的总字数已突破3万5千字(包括重复出现的字),相当于1980年代所利用的全部资料的4倍。这些新资料的发现对契丹小字研究的向前深入准备了丰富的资料基础。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技术支持: 沈阳北控海达多媒体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