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博信息 > 辽博快讯

以史带物以物托史 | “古代辽宁”全面系统梳理辽宁历史文化




       距今28万年的金牛山人骨化石、距今2万至3万年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骨针、新石器时代中国最早的新乐煤精制品、红山文化玉器代表作玉猪龙等2216件(组)出土文物,静静地陈列在省博物馆,讲述着辽宁这块土地上的文明起源及厚重的历史文化。


       9月22日,省博物馆基本陈列“古代辽宁”启幕。该展由省文化厅、省文物局主办,省博物馆承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省内27家文博机构协办。共展出省博物馆馆藏展品1196件(组),外借展品1020件(组),总计2216件(组)。其中馆藏一级文物139件(组),外借一级文物53件(组)。共分五个展厅、十四个单元,总面积6400余平方米。展览以历史脉络为主线,上启史前社会,下至明清。


       在展览现场,记者采访了省博物馆馆长马宝杰、副馆长刘宁。马宝杰说,“古代辽宁”陈列展,历时六年打造,不是一般意义的展览,而是以史带物、以物托史,全面系统地梳理了辽宁地区历年重要考古发现和遗存,展示辽河流域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



明清时期展厅一角


让观众
都能看懂看明白

       谈到“古代辽宁”陈列展初衷,马宝杰说,基本陈列历来被看作是一个博物馆的标志,不可或缺。而陈列展策划既是重点又是难点。回顾辽博历次基本陈列,可谓一路艰辛一路歌。从1953年其前身东北博物馆的“历史文物陈列”,到改称辽宁省博物馆后分别于20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和2006年举办“中国历史艺术陈列”“中国历史陈列”“辽宁历史文物专题陈列”“辽河文明”展,主题不同,展品有别,策展理念也各具时代特征,但陈列主旨基本上都是力求以辽宁地区乃至辽河流域考古出土文物为主体,展现辽宁历史,传承辽河文明。随着辽河流域考古发现与研究的丰富,随着“以人为本”理念的日益深入人心,随着现代展示手段的日新月异,使系统生动地展示辽宁的历史文化成为可能。


       马宝杰说,2011年辽博新馆建设立项时,他们就着手筹备策划这个陈列展。反复调查论证,召开十多次专家学者论证会,还邀请志愿者、参观者、大学生、普通百姓等社会各界代表参加,旨在使这个陈列展既符合专家标准,又符合当代人审美习惯,让不同阶层的人都喜欢这个展览,看得懂,看得明白,通过文物了解古代辽宁人生存、生活、发展的历史进程,创造的历史文明与历史文化。此展不是考古发现展,而是以人为本,强调人在历史节点中的重要性。如第一展厅里的金牛山人骨化石,是金牛山遗址最重要的发现。1984年9月,考古工作者发现了头骨、脊椎骨、尺骨、髋骨、腕骨、膑骨、手足骨等55块,经鉴定为完整女性个体,年龄在20岁至22岁之间,被命名为“金牛山人”。金牛山人不仅有较完整的头骨,而且有很难保存的颜面骨,可以复原出金牛山人的真实面貌。脑容量的测定表明,金牛山人的大脑比同时代的北京人进步。金牛山人距今28万年,正处在直立人向早期智人过渡阶段,填补和连接了人类进化系列上的重要缺环,对研究人类进化,具有重大学术价值。1984年被列为中国考古重大发现之首,同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十大科技成果之一”。


       而三件旧石器时代骨针是海城小孤山人制作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骨针,距今2万年至3万年。1933年在北京山顶洞发现用剔挖工艺制成的骨针,而小孤山人制作的骨针工艺先进,年代早。骨针的发现,表明人类已经能用粗针大线把兽皮连缀在一起,作为遮身御寒的衣服。由此人类可以走出洞穴,走向平原,甚至可以越过白令海峡,到达新大陆。




卷体夔纹蟠龙盖罍


对古代辽宁历史与文化的展示与宣传

       谈到此次陈列展定位,刘宁说,展览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陈列内容的定位。以往在做“辽河文明”基本陈列内容时,反复提到辽河流域是中原连接东北亚大陆的重要桥梁和纽带,是东亚文化的传播中心,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20世纪80年代以来辽河流域一批重大考古发现表明,辽河流域作为东北古文化发展的重心和东北与中原相接触的前沿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具特色的文化内涵。


       如何从长达十年的“辽河文明”展览定位转变成对古代辽宁历史与文化的展示与宣传,在展览制作上承前启后,更好地用展览语言解读古代辽宁?


       刘宁说,展览以辽宁历年重大考古发现,特别是“辽河文明”展览后近十年来的重要考古新发现为依托,以史带物,以物托史,重点展现辽宁历史上的典型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创造。补充“辽河文明”展中缺项的金元两代,对展现不充分的明清部分做增改,力求完整展示辽宁地区的古代历史。


       记者在展厅看到,展览从辽宁历史的发端,从金牛山人近于早期智人的体质特征和用火遗迹都表现出相当的进步性开始,从庙后山人、鸽子洞人、仙人洞人的蒙昧洪荒走向查海、新乐、小珠山到红山文化的文明曙光。其中有旧石器时代的金牛山人的骨化石,中国乃至全世界已知最早的真玉器、阜新查海遗址出土的玉,红山文化玉器的代表作玉猪龙等。


       青铜时代是古代辽宁甚为繁荣的一个时代,辽宁地区历年文物普查积累的各个时代遗存以青铜时代遗址数量最多,因此选取诸如夏家店下层文化等有代表性的考古学文化做展览的体系,向观众展现辽宁青铜时代的文化面貌。


       辽宁秦汉历史考古研究的阶段性大事是确认秦皇汉武东巡至碣石时的行宫遗址,为山海关外渤海北岸的绥中姜女石遗址群,秦皇汉武的功业带来的是辽宁两汉时期地方经济文化的繁荣,东汉末至三国时期辽东公孙氏政权虽然短暂,但文化延续,对东北及东北亚地区古文化产生较大影响。


       刘宁说,随着秦汉帝国解体后各民族的大迁徙和大融合,北方民族的兴起作用显著,慕容鲜卑的三燕文化、唐王朝对辽东的经营及其羁縻制度,都有重大的考古发现作支撑。明代长城的调查、新宾赫图阿拉城的布局及盛京城考古的启动,是辽宁地区明代防御体系、满族关外崛起、天眷盛京历史事件的具体诠释。


       在展览框架内,辽博在策展过程中,还注重在古代辽宁的各个历史阶段选取东西文化交流的内容,以体现古代辽宁的历史发展与周边地区的密切联系,就近年学术界关注的东西文化交流线路和内涵,以及新的资料和研究成果,重点放在十六国时期三燕文化、唐代的丝路东延、辽代草原丝路的兴盛等。




汉、满、蒙文龙头宽温仁圣皇帝信牌


运用好展览语言进行解读

       运用好展览语言对“古代辽宁”进行解读。一是以代表性的文物说话,凸显古代辽宁的历史文化特色。依据博物馆职能定位和展览主题选择文物,既要以考古学定义的文化及发掘为背景,又要从为观众传达历史内涵的角度来诠释“物”背后的信息。展览选择各时代有代表性的展品,力求管中窥豹,反映古代辽宁的历史风貌,从考古与文物的角度记录古代辽宁的某一个特色,以期能够还原那个年代的历史节点。仅以旧石器时代展品为例,除大量的动物化石,就是各种打制石器,毫无精美可言,而海城小孤山仙人洞遗址出土的带双排倒刺的骨鱼镖,刻画放射状线纹的贝饰,不仅文物本体有“颜值”,而且与欧洲旧石器晚期遗址的发现类似


       二是依托考古新发现,为展览注入活力,不仅有辽宁历年来获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成果,也有逐步接近学科的前沿课题,如朝阳北塔、义县奉国寺配合维修工程进行的考古发掘取得的寺塔布局及演变的新资料,医巫闾山辽代显、乾帝陵的考古工作,名山与帝陵所体现的自然与人文结合的文化景观等。


       三是提出形式设计要求,力求充分体现展览内容,并为观众营造良好的参观氛围。在做内容的同时,还要考虑形式、展陈等方面的诉求。首先内容主创人员要胸有成竹,才能针对配合展览内容的某一场景或多媒体提出制作要求,内容设计人员是展览内容逻辑关系的制定者,也应该是陈列展览视觉形态的重要奠基者。因此要求形式设计者把握整体性原则,由内容决定布局,从观众的感受出发,提升其感官体验,从中获取形象而具体的知识,从而达到形式设计的理想境界。




讲解员在为观众讲解


(文字转载自辽宁日报)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技术支持: 沈阳北控海达多媒体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