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陈列展览 > 常规展览 > 《中国古代碑志展》
《中国古代碑志展》

      碑志是指镌题文字的刻石,是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载体。先秦已出现刻石纪事的实例,两汉时期树碑立传的风气盛行,魏晋则开启了后世墓志之端,北魏以后,方形墓志渐成定制。碑志是集多种文化元素于一体的艺术品,蕴含社会历史、书法、雕刻、人物传记、丧葬礼俗等信息,是学术研究的宝贵资料。   

      展览中共展出200多件/组展品,时代跨度大,上自汉魏,下迄明清。具地方特点,数量众多,以北魏墓志、辽代墓志中的帝后哀册最具特色。

      一方碑志一段历史。本次展览陈列的碑志是我们解读历史,感受文明,欣赏艺术,陶冶性情的珍贵文物,也是中国东北古代各民族文化融合、建设家园历史进程的真实写照。


各时期碑志历史演变

东汉时期(公元25—220年)

      刻辞之碑,始于东汉初年,为述德纪事、标志葬地、颂扬逝者之用。其后,渐成固定形制,书写形式从秦篆过渡到隶书。随着崇尚儒学及厚葬之风盛行,产生大量风格多样、艺术水平高的碑刻。由于年代久远,汉代传世墨迹目前难得一见,碑刻文字成为了解汉代史实及书法艺术的重要标本。

 

北朝时期(公元439—589年)

      南北朝时期,中国北部动荡的社会环境、对于生命意义的探讨和对命运的关注作用于丧葬礼俗,客观上促进北朝墓志的发展和兴盛。由于统治者采取兼容并包的文化政策,促使魏碑形成率意、雄强的书法风格,影响深远。20世纪初,河南洛阳北邙山出土的一批北魏墓志,便是此时期的代表作。这些书丹上石的书法珍品,使“魏碑体”流传百世,成为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

 

隋唐时期(公元581——907年)

      隋唐时期,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文化发达,书法艺术进入兴盛时期。唐代碑刻,数量众多,名碑迭出,大量使用骈文。唐碑对中国书法影响深远,是后世学书者之楷范。河南洛阳北邙山地区,民国时期出土了大量隋唐墓志,部分为罗振玉购藏,后辗转入藏辽宁省博物馆。建国以来辽宁省朝阳地区也陆续出土了一批隋唐墓志,记载了许多重要人物的生平事迹及社会活动背景,对于东北史地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辽朝时期(公元916-1125年)

      公元10世纪初,契丹族建立辽王朝,立国200余年,实行“一国两制”的政治制度,先后创制了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与汉字并行使用,这一史实充分体现于辽代碑志之中。从20世纪初叶开始,辽代碑志陆续出土,20年代,内蒙古巴林右旗辽庆陵圣宗、兴宗、道宗三代帝后哀册面世。这些保存在地下的石刻档案成为研究辽代政治、经济、文化及各民族关系的宝贵资料。

 

金元明清时期(公元1115-1912年)

      金元明清时期辽宁地区遗留的众多石刻是几代王朝经略东北,加强边疆管理,促进民族融合,巩固封建统治的实录,也是各族人民建设和保卫国家的真实写照。其中明代碑志是记述“九边之首”辽东的重要历史实证,清代碑志则是记录满族崛起及明亡清兴的重要铭刻。清代,许多学者、金石家对前代石刻碑志的研究日益深入,著作迭出。史学家也十分重视从石刻碑志中发掘新的史料,金石学日渐流行,成为考古学的前身。    

更多>>相关展示
温庄长公主墓圹志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七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六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五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四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三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二 辽道宗皇帝、皇后契丹文、汉文哀册并盖及拓片之一 辽圣宗文武大孝宣皇帝汉文哀册 耶律仁先墓志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技术支持: 沈阳北控海达多媒体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