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陈列展览 > 临时特展 >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



展览名称: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


主办单位:国家文物局  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辽宁省文化和旅游厅(辽宁省文物局)  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辽宁省公共文化服务中心)  辽宁省博物馆


协办单位: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美术馆  上海博物馆 江西省博物馆 吉林省博物院  

                柳宗元纪念馆  深圳宋文治艺术研究中心  辽宁省图书馆(辽宁省古籍保护中心)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辽宁美术馆(辽宁画院) 沈阳故宫博物院 旅顺博物馆 


展览时间:2020年11月20日——延期到2021年3月28日


展览地点:辽宁省博物馆3楼20号、21号、22号展厅


展览前言:

               此乃昆仑,
               此乃泰山,
               此乃华夏文明的精神之巅。
      “唐宋八大家”作为中国古代文化最负盛名的矩阵,历经风霜砥砺,千古传唱,万世流芳。 中唐万邦来朝,韩愈和柳宗元互为激赏,双峰并峙。韩文横贯江天,柳文浑灏流转,一洗魏晋骈文的艳丽虚浮,掀起“辞人咳唾,皆成珠玉”的古文运动。欧阳修的“醉翁之意”并非以宗师自居,八大家的另外五席由他来倾心推送。苏洵以布衣之身承前启后,曾巩躬耕乡野二十馀年而一鸣惊人,王安石两度罢相而矢志不渝,苏辙衣带渐宽而疏荡呜咽。苏轼更是把人生升华为行云流水的诗章,为人为文均荡气回肠。七名进士,一介布衣,命运沉浮,未曾盟誓却声气相通。“唐宋八大家”之间自始至终弥漫着同僚情、父子心与师生谊。他们凭借苦读与天资的驱动,守正与开元的把控,入世与出世的双修,道统与文统的合一,独善其身而心系苍生的文化特质,因文章,缘笔墨,凭修行,持恒心,践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主张,高扬“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报国情怀,涵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胸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献身精神,终于抵达了道德与人格的辉煌境界,把中华文化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第一部分:文垂千载
       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中,文学是最值得自豪的瑰宝。“唐宋八大家”有感于魏晋六朝以来骈体文内容空虚、形式浮靡的不良文风,提出恢复古文文风,也就是先秦两汉的散文。他们改革和确立的文学语言和文体模式,一直影响到“五四”时期,文垂千载,至今仍对我们有深刻的启迪。而这次古文运动之所以能在唐宋出现,与儒家思想复兴、政治经济变革要求以及文学自身的发展紧密关联。
第一单元:文脉所系
       先秦时期,文学还没有获得独立的地位,概念也很多义、模糊。两汉以来,才渐渐摆脱经学附庸地位而独立,其审美特质得以彰显。魏晋时期是“文学的自觉时代”,文学的地位逐渐被承认,“建安文学”引领一时。魏晋时期是古体诗繁荣发展并达到鼎盛的时期,文向诗靠拢,出现了诗化的骈文,由于堆砌辞藻,往往影响内容表达,文体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
第二单元:古文生辉
       “唐宋八大家”提倡的“古文”,继承周秦两汉的散文文风,自由、朴素、不受拘束,文章不刻意要求辞藻华丽,而是求立意深刻,内容有益世道,从实际出发,主张文道合一,即“文以明道”。韩愈的理论得到了柳宗元的支持,北宋六家紧随其后,他们一起带领唐宋文风走进了新时代,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学风尚,使散文重新走上了平易畅达,反映现实生活的道路。此后“唐宋八大家”古文熠熠生辉,影响直至今日。
第三单元:雄唐雅宋
       唐宋时期是中国文化的灿烂时代,李唐王朝开疆拓土,在国力强盛的大背景下,唐文化呈现出异彩纷呈、兼容并蓄的宏大气象。这也是一个诗歌创作空前活跃的时代,可谓群星璀璨,照耀古今。与含义阔大、气象万千的唐诗不同,两宋绘画富于潇洒高迈之气与优雅细密、温柔恬静之美,取得了杰出的成就,同时宋代制瓷工艺也达到了繁荣昌盛的时期。

第二部分:德行笃定
       “唐宋八大家”每个人都饱经沧桑,几度沉浮。他们的人生经历不尽相同,但在从容与自信中,各自都活出了真实的自己。在浩如烟海的文学著作中,八大家的传记,对其成败得失的评价和论述,不计其数。但透物见史,八大家的文章、人生经历和遗留至今的书画,却刻画着他们的高风亮节和光明磊落,展现着他们的人生轨迹与精神风貌,让人们领略他们的人生高度和人生智慧。
第一单元:韩  愈——豪健雄放
       退之笔力,无施不可,而尝以诗为文章末事,……然其资谈笑,助谐谑,叙人情,状物态,一寓于诗,而曲尽其妙。(欧阳修《六一诗话》)
       韩子之文,如长江大河,浑浩流转,鱼鼋蛟龙,万怪惶惑,而抑遏蔽掩,不使自露,而人自见其渊然之光,苍然之色,亦自畏避,不敢迫视。(苏洵《上欧阳内翰第一书》)
       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
第二单元:柳宗元——枯淡崔嵬
       居闲,益自刻苦,务记览,为词章,泛滥停蓄,为深博无涯涘,而自肆于山水间。(韩愈《柳子厚墓志铭》)
       天于生子厚,禀予独艰哉。超凌骤拔擢,过盛辄伤摧。苦其危虑心,常使鸣声哀。投以空旷地,纵横放天才。山穷与水险,上下极沿洄。故其于文章,出语多崔嵬。(欧阳修《永州万石亭》)
       所贵乎枯淡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苏轼《东坡题跋》)
第三单元:欧阳修——一代文宗
       执事之文,纡馀委备,往复百折,而条达疏畅,无所间断;气尽语极,急言竭论,而容与闲易,无艰难劳苦之态。(苏洵《上欧阳内翰第一书》)
       如公器质之深厚,智识之高远,而辅学术之精微,故充于文章,见于议论,豪健俊伟,怪巧瑰琦。其积于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发于外者,烂如日月之光辉。(王安石《祭欧阳文忠公》)
       欧阳子,今之韩愈也。(苏轼《居士集序》)
第四单元:苏  洵——语不徒发
       纵横上下,出入驰骤,必造于深微而后止。(欧阳修《故霸州文安县主簿苏君墓志铭》)
       指事析理,引物托喻,侈能尽之约,远能见之近,大能使之微,小能使之着,烦能不乱,肆能不流。其雄壮俊伟,若决江河而下也;其辉光明白,若引星辰而上也。(曾巩《苏明允哀辞》)
       精深有味,语不徒发,正类其文。(叶梦得)
第五单元:苏  轼——触处生春
       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欧阳修《与梅圣俞书》)
       其于人,见善称之,如恐不及;见不善斥之,如恐不尽;见义勇于敢为,而不顾其害。用此数困于世,然终不以为恨。(苏辙《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
       公不以一身祸福,易其忧国之心,千载之下,生气凛然。(陆游《题东坡帖》)
       大概才思横溢,触处生春。胸中书卷繁富,又足以供其左旋右抽,无不如意。(赵翼《瓯北诗话》)
第六单元:苏  辙——汪洋澹泊
       子由之文实胜仆,而世俗不知,乃以为不如。其人深,不愿人知之。其文如其为人,故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叹之声,而其秀杰之气终不可没。(苏轼《答张文潜书》)
       辙之名迹与轼相上下,而心闲神王,学道有得,是以年益加而道益邃,道益邃,则于世事愈泊如也,不有所守而然哉。(王称《东都事略》)
第七单元:曾  巩——超轶群妍
       其大者固已魁垒,其于小者亦可以中尺度。(欧阳修《送曾巩秀才序》)
       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借令不幸贱且死,后日犹为班与扬。(王安石《赠曾子固》)
       醉翁门下士,杂遝难为贤。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苏轼《送曾子固倅越得燕字》)
       儒术远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苏辙《曾子固舍人挽词》)
第八单元:王安石——不世之杰
       人言安石奸邪,则毁之太过;但不晓事,又执拗耳。(《续资治通鉴》引司马光语)
       然余尝熟观其风度,真视富贵如浮云,不溺于财利酒色,一世之伟人也。(黄庭坚《跋王荆公禅简》)
       以文章节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经济为己任。(《宋史·王安石传》引朱熹语)

       以不世出之杰,而蒙天下之诟,易世而未之湔者,在泰西则有克林威尔,而在吾国则荆公。(梁启超《王安石传》)


第三部分:家国情怀
       《孟子》有言:“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家是国的基础,国是家的延伸,在中国人的精神谱系里,国家与家庭、社会与个人,都是密不可分的整体。“唐宋八大家”作为中国古代优秀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在对儒家道统的维护,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文理想的坚守,对国家统一和民族大义的维护上,始终与国家民族休戚与共,至今仍滋润着我们每个人的精神家园。
第一单元:文以明道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礼记·礼运》)
       有道以统之,法虽少,足以化矣;无道以行之,法虽众,足以乱矣。(刘安及门客《淮南子·泰族训》)
       以忠事君,以孝事亲,以廉为吏,以学立身。(欧阳修《谱图序》)

第二单元:修身以学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韩愈《师说》)
       同心而共济,终始如一,此君子之朋也。(欧阳修《朋党论》)
       修其心治其身,而后可以为政于天下。(王安石《洪范传》)
       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苏轼《和董传留别》)

第三单元:孝慈齐家
       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易传》)
       爱子,教之以义方。(左丘明《左传·隐公三年》)
       爱之不以道,适所以害之也。(司马光《资治通鉴》)
       家齐而后国治,正己始可修身。(苏洵《安乐铭》)

第四单元:为政以德
       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王安石《周公》)
       为国不可以生事,亦不可以畏事。(苏轼《因擒鬼章论西羌夏人事宜札子》)
       去民之患,如除腹心之疾。(苏辙《上皇帝书》)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郑燮《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
第五单元:心忧天下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岳阳楼记》)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张子语录》)
       位卑未敢忘忧国。(陆游《病起书怀》)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顾炎武《日知录·正始》)


结束语:
       本次展览通过书法、绘画、古籍、碑帖等各类文物,让观者重温“唐宋八大家”的文学、书法、绘画的精湛造诣,感受他们无与伦比的艺术境界,品味他们跌宕起伏的人生百味,崇仰他们伟岸高洁的人格力量,沐浴他们光耀后世的精神光辉。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更多>>相关展示
南宋马和之月色秋声图 清何绍基楷书格言八则 清伊秉绶行书礼义廉耻格言 清拓永瑆楷书韩愈进学解 元拓北宋嘉祐石经 南宋朱熹行草书尺牍并大学或问手稿 元赵雍墨竹图行书王安石钟山即事诗 清梁诗正行书曾巩简翁都官诗 明祝允明楷书苏轼东坡记游 明仇英赤壁图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网址: beian.miit.gov.cn

技术支持: 沈阳海新智造科技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